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盗贴也是一种“潜规则

声明:

以下案例来源于“财新网”,所引用的文字、图片版权归著作权人或权利人所有,本文引用之目的仅为评论案例所需。

案例:

2014年1月,财新传媒的记者采写的多篇关于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被查的系列特稿,未经许可被凤凰、搜狐、新浪、和讯等十数家媒体非法转载。

2014年1月15日,财新传媒便在其网站上发布反侵权公告,对媒体的侵权行为强烈谴责,并委托法律顾问向包括凤凰、搜狐、新浪在内的十家网站发送了律师函,要求停止侵权行为,但对方未予理睬。除两家媒体在未经授权转载稿件时正确标注文章来源,其余侵权媒体在转载文章时不标注来源不署名作者,经多次告知后仍持续侵权行为,情形十分恶劣。

因此,财新传媒于1月25日向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起诉。

2014年3月30日,财新传媒诉凤凰网侵权案在北京海淀区法院开庭。庭审结束后,双方委托代理人同意和解,财新传媒申请撤诉。

凤凰网的委托代理人曾辩称,此模式是国内通行做法,是行业常态。

注析1,“反侵权公告”,著作权意义上并不存在所谓的“反侵权公告”这种物种。因此,反侵权公告这类的事物纯属财新传媒自创的名词,可能类似于“版权声明”+“侵权警告函”。

注析2,“律师函”,实质上的“律师函”的作用类似于“通知”,其法律效力几乎为零。某种程度上它可以消极地去证实被告在主观上的恶意,并不存在事实上的认定作用。

注析3,“不标注来源、不署名作者”,标注来源是为了证明使用他人作品的目的是属于“引用”的范畴,标注来源实质上包括作品名称和作者姓名。署名作者是为了尊重他人作品的署名权,不署名作者即不尊重署名权,即侵权。

分析:

案例很简单,本质上就是一起未经著作权人授权和许可,而擅自使用他人作品的事件。不过,简单的案例中,包含了一些不那么简单的东西,如下:

1)善意炒作;在小编给我这个案例之前,从来都没听说过“财新传媒”这货,相信不少人与我皆有同感。而最终原告与被告达成庭外和解更是证实了财新传媒发起该案诉讼的目的并不只是著作权维权。以此炒作,即体现财新传媒懂法守法(延伸其形象为“公正”),又通过涉案事实(新闻被转载)隐晦地传递给读者其企业的价值(高效、专业)。

所以说,宣传并不是只有广告(正常炒作)和雇佣网络水军(恶意炒作)。

2)没有存在感的律师函;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正确维权的步骤应该是财新传媒(权利人)向涉嫌侵权的媒体网络提交书面通知(按法律规定的通知书格式和内容进行提交),按规定,涉嫌侵权方必须予以答复,否则当然是罪加一等,而不是让律师发所谓的“律师函”了事。这样一来,涉嫌侵权方不予理睬是合理合法的。

3)著作权意义上的“引用”;

尽管财新传媒在其所有的网站上进行了版权声明“财新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财新传媒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但是,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六条,通过信息网络提供他人作品,属于下列情形的,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

(一)… …

(二)为报道时事新闻,在向公众提供的作品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

… …

其中,为报道时事新闻的目的而实施转载他人作品的行为,总体上来看是合法成立的。但是,该条款有二个约束条件:

3.1不可避免地再现;

3.2引用;

由于本案例中,除原告以外的媒体在网络环境中均具备有实施新闻报道的和独立撰写新闻稿的能力,因此不符合“不可避免地再现”这种情况。那么,唯一的选择是引用。

所谓的“引用”,指的是为了更好表达自己作品的主题内容,而适当地去使用他人的作品。对于读者来说,并无区别作品中作者独创部分内容和引用部分内容的义务和责任。这部分的义务应由作者自行承担。其表现形式,即注明引用部分内容的来源和作者名称。否则,就无法称之为“引用”,既然不是引用,就不适用于上述第六条第二款的免责条款,继而就应当承担需要著作权人的许可和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民事责任。

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十条,依照本条例规定不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其作品的,还应当遵守下列规定:

(一)除本条例第六条第(一)项至第(六)项、第七条规定的情形外,不得提供作者事先声明不许提供的作品;

… …

根据该条款,上述第六条第二项内容是属于“除本条例第六条第(一)项至第(六)项、第七条规定的情形”的范畴内,但由于“为报道时事新闻… …”这一免责条款中,自带着“引用”,且“引用”又自带附属条件。最终,还是得按“引用”的规矩来办事。

综上所述,著作权法中所述的“引用”行为,其实质就是注明来源和作者名称。

4)行业潜规则总是被行业人士打破的;凤凰网的委托代理人曾辩称,此模式(指不注明来源、不署名作者的转载方式)是国内通行做法,是行业常态。

随着我国加入WTO的保护期届满和“一带一路”的国家政策,更加开放更多外来资本进入我国市场,许多旧有的“规则”必定会逐个被击破,至于是否会形成怎样新潜规则,不在本文讨论的范畴内。

值得一提的是,知识产权的市场竞争手段就是新的规则之一。

鉴定:

本案例较为简单,基本上只要确认以上两个事实,即可立案起诉。

一,涉嫌侵权方转载新闻报道时,未进行合法“引用”;

即未注明来源和作者名称。

二,涉嫌侵权方转载新闻报道的目的是进行商业使用;

判断是否商业使用有时候简单得令人发指,只要涉嫌侵权方是一非官方组织、团体、单位、企业、公司等即可。

因为,一个组织相对于个人而言,其组织行为无法保证不超出“个人使用”的范围。

按:至于非官方非盈利组织,其“非盈利”性不足作为非商业使用的依据;官方组织使用他人作品应遵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第十条第四款的规定。

上述两个事实,缺一不可,否则无法形成司法意义上的立案条件。

例如,涉嫌侵权方进行合法引用,该行为符合免责条款,无须承担侵权责任;或者是涉嫌侵权方为纯个人使用,即便该个人未注明来源和作者名称,从著作权角度上来说,是非法的。但由于其非法行为不能给著作权人或权利人带来任何实质上的损失,无论是精神损失还是经济损失。说实在的,人也懒得搭理你。再说白了,就是没有利益冲突。

解决方案(另案说明)

由于本期案例有些简单,上述“鉴定”部分实质上已给出解决方案。

这里要说的是,与本案例略有一点瓜葛的网络小说盗版的问题。我一直在找与此类问题相关的案例,之前小编有提供一个,大致内容是:

某人建了一个百度吧,该百度吧里有提供《盗墓笔记》的全部小说内容。某天,《盗墓笔记》的原作者访问该“盗贴吧”,被该吧主一通奚落,大致是说,这是他的地盘,好好呆着也就算了,说我盗贴,有种你告我啊?

事实上,只能说这个吧主无知者无畏。解决方案也很简单,百度吧的网络提供商是百度公司,原作者可以依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的有关规定,要求百度公司注销掉该“盗贴吧”或者该“盗贴吧”撤除盗贴内容。因为,盗贴吧名为个人使用,而实际上超过个人使用的范畴,即非法传播他人作品。按规定,百度公司应当执行著作权人的合法请求,否则将被视为著作权的共同侵权人承担侵权责任。只要该吧主不是李彦宏的亲孙子,还不得人肉出这个“亲孙子”,好歹有个三长两短的,拉个人陪葬或栽赃。当然,你注册账号时的一些个人信息足够百度公司找到你本人。

所以,即便你在网络上找不到侵权人的实际名称和地址,貌似“告不了”对方。实际上,你还可以告提供盗贴的网站所有人。

诸如上述此类的小案例,希望读者朋友们可以通过站内短信或者回复中提供给我,目前急缺案例。(呃,当然是免费的,因为你看这些内容也是免费的,哈。)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飞客宝 » 盗贴也是一种“潜规则
分享到: 更多 (0)

欢迎联系我们进行酒店、机票、里程等方面的合作

联系我们